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林芸生 | 28th Jul 2007 | 精選時評 | (407 Reads)

受環球股市急跌影響,恒指昨日造出三月來的最大跌幅,下調六百四十一點,收市報二萬二千五百七十點。然而慮及跌市前高踞二萬三千點以上的強勁市道,六百多點的下調實際只佔基數百分之二點七,屬市場承受範圍內的合理調整。投資者們大可趁此周末屏息靜氣,認清香港股市目前的形勢。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28th Jul 2007 | 精選時評 | (284 Reads)

中國政府日前宣布擴大《加工貿易限制類商品目錄》,新例實施後,在內地經營二千二百四十七種商品加工的企業,須於指定銀行帳戶中預先存放相等於入口物料稅項及產品增值稅項的保證金。這種「盈利未到稅先繳」的措施,勢將對北上經營加工貿易的港企造成巨大打擊。內地相關部門,宜認真聽取商家的意見,提供恰當的寬免,讓港商們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適應新例。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26th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306 Reads)

然而今時今日,內地書籍的價廉物美程度早已不亞於、甚至已超越香港,不少愛看書的香港人,也常會北上購書或在香港購買內地出版的書籍。要吸引內地人來港購書,甚至特意來港參觀書展,主辦者與參展商亦須意為旅客們提供一些內地所沒有的吸引之處。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23rd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316 Reads)

食物及衛生局昨日與國家商務部達成共識,宣布開放內地活豬供港市場,引入廣南行及第三家代理,打破四十多年來五豐行一統本港活豬供應的局面。此門開後,預料供港豬肉的價格短期內仍會高企;然而長期而言,肉價必會因競爭而下調,令市民享用到相對價廉物美的新鮮豬肉。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21st Jul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653 Reads)

今時今日,演員們仍每日定時地在奈特‧凱利絞死之地上演話劇,告訴遊人他的故事。

Picture

倘若不是澳洲人祖上的抑壓,造就了今人的豪邁奔放,我們大抵也看不到那悉尼港上鋼烈如火的哈伯橋,迎着傲然的歌劇院,揚帆海天。

Picture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21st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402 Reads)

在商言商,基金管理受託人在積金市場上謀取較佳回報本屬合理,然而觀乎強積金的本質,卻不只涉及市場供需的問題,而是更多地涉及整個社會的福利保障,涉及市民退休的「養命錢」問題。如何設法降低強積金的管理收費是一個難題,但政府責無旁貸。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18th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439 Reads)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昨日公布,將香港的長期外幣主權評級由「AA-」調高至「AA」級。然而居安思危,在亮麗成績背後,港人更不應該忘記體系內潛存已久的經濟隱憂。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14th Jul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1471 Reads)

到阿布力滑雪場坐登山吊索,戰戰兢兢地轉過身來,一大片、一大片美不勝收的白色世界頃刻捲入眼簾。

Picture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12th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384 Reads)

回首香江十年路,「變與不變」是人們總結回歸以來是非成敗的熱門標尺,而法律改革委員會前日發表的「按條件收費」報告書,卻正好成了香江十載「不變」與「改變」的佐證。

圖:右為法改會主席陳坤耀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9th Jul 2007 | 精選時評 | (639 Reads)

遙想香港政府參與興建住屋,始於一九五三年的石硤尾寮屋大火。為了安置大火後無家可歸的災民,也為了長遠解決二戰後人口激增所帶來的住屋不足問題,香港政府開始興建公共房屋。一九七六年,為了鼓勵中下層家庭自置居所,政府推出了「居者有其屋計劃」。

 

圖:1952年的石硤尾大火後,港英政府始建公共住屋。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7th Jul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581 Reads)

 

Picture

圖:哈爾濱的冰雕,令香港的冰雕展自慚形穢。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6th Jul 2007 | 應制文章 | (454 Reads)

回歸十年,香江經濟否極泰來,府庫廩實、貨賈延綿,四方來客娛遊往來,恒生指數屢創新高。站在繁榮的新起點上,第三屆特區政府三司十二局問責高官昨日開工大吉,自當為香港開創出全新的仁德之政。

圖:科大陳家強塞翁失馬,做不了城大校長,卻成了局長,難怪首日上班即說:「心情好興奮!」

 (閱讀全文)

林芸生 | 4th Jul 2007 | 普通時評 | (368 Reads)

回顧二零零五年,馬會為了吸引市民入場支持精英大師爭奪十七連勝,便準備了一批紀念帽予入場者。當年派發紀念品時,便發生了一場人踩人的小災難,導致二十七人受傷,馬會於那次事件後公布的調查報告中,也承認犯了五大錯誤,包括「低估了紀念品的吸引力」、「換領點少導致人群聚集」、「使用換領券拖慢換領進度」、「保安人手不足」與「無法控制有人擅取紀念品」等。

再看看昨日的混亂事件,我們赫然發現,馬會竟然將零五年「紀念帽事件」中犯下的五大錯誤,一個不漏地再犯了一遍。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