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21st Jun 2008 | 精選時評 | (357 Reads)

將心比心,養妻活兒的問題誰也不敢輕視。但換個角度看,維持雞販生計,又是否只有提高賠償一途?如果說雞販們提出的高額賠償需要商榷的話,政府是否亦可為雞販們提供一些額外扶助,以保障他們未來的生計?例如,政府是否可在合理賠償之餘,保證在未來的中央屠宰場內聘用雞販與雞檔員工?是否亦可幫助雞販,使其成為未來中央屠宰場的銷售點?如果雞販拒絕上述選項,政府是否亦可為其提供協助,讓他們在街市內轉售其他貨品?

 

2008-06-21 

為了籌謀預防禽流的長久之策,食衛局昨日與家禽業代表開會,會後,雙方就交還牌照的賠償金額產生分歧。事關納稅人的血汗公帑,政府與家禽業談判時固須精審細算,除了要令業界滿意外,還須對六百九十萬民眾有所交代。而保障家禽業者生計的根本之策,實不止於賠償,還在於如何扶助業者轉型。

民以食為天,香港人素愛食用鮮活家禽,為飽市民口福,家禽業界貢獻良多。然而自九七年禽流感在港造成多人死亡後,港人驚覺雞販們在街市內即場劏售活雞的經營模式,竟為禽流感的爆發潛藏了巨大風險。鑑此,本報於零四年初曾連續發表四篇系列社評,深入探析之後,提出在本港家禽銷售鏈中長遠仍須採用中央屠宰。鮮雞美饌雖可貴,防疫健康價更高,近幾年,市民為在禽流威脅下享用鮮活雞隻,已付出了巨大代價!僅以零一年的全港殺雞為例,賠償金額便已高達三千多萬。利弊權衡之下,社會各界已普遍對推行中央屠宰達成共識。

只可惜好事多磨,受各種因素阻礙,中央屠宰至今尚未成事。月初,本港四個街市再現禽流。作為應對,當局除了急令清殺雞隻外,又向全港雞販提出「日日清」的安排。事實上,本報社評早於零四年便已提出警示:「港府應該大膽主動作為,切莫縮手縮腳,更不要有日後出事才亡羊補牢的心理。」當局在驗出禽流病毒後才與業界商討對策,雖然是遲了一點,卻也聊勝於無。

談判桌上,當局提出以約六十萬至一百五十萬的特惠金(即相當於零五年訂立特惠金額的三倍)向雞販們收回牌照,而雞販代表則提出賠償二百萬至五百萬的要求。雞販們的一個主要理由是:雞檔結業後,他們的生計勢將難以為繼。

將心比心,養妻活兒的問題誰也不敢輕視。但換個角度看,維持雞販生計,又是否只有提高賠償一途?如果說雞販們提出的高額賠償需要商榷的話,政府是否亦可為雞販們提供一些額外扶助,以保障他們未來的生計?例如,政府是否可在合理賠償之餘,保證在未來的中央屠宰場內聘用雞販與雞檔員工?是否亦可幫助雞販,使其成為未來中央屠宰場的銷售點?如果雞販拒絕上述選項,政府是否亦可為其提供協助,讓他們在街市內轉售其他貨品?輔助雞販轉型,讓他們在行業新局中繼續發揮所長,貢獻社會,才是保障他們生計的最佳方案,亦是最符合社會整體利益的選項。

防禦禽流,是一場分秒必爭的戰役。大敵當前,政府與家禽業界理應共同面對,拿出最大的誠意,先防疫症於未然,然後理性商討未來之計,如果因談判延誤而導致禽流再次爆發,甚至感染人群的話,就真的是後悔莫及了!


[3] Re: Dozy
Dozy :
預防禽流感是必定要的啦,甚麼困難都要克服。今天看新聞的時候,訪問一個雞場老闆,怹們投資了很多器材,但是政府賠償只賠面積,不賠器材,那就不公平了。現在是你要起人家的業務,那就要當自己是買家計算。

但政府在買家市場上卻是壟斷者,無論開價如何,不到你不買。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st Jul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預防禽流感是必定要的啦,甚麼困難都要克服。今天看新聞的時候,訪問一個雞場老闆,怹們投資了很多器材,但是政府賠償只賠面積,不賠器材,那就不公平了。現在是你要起人家的業務,那就要當自己是買家計算。

Dozy
[引用] | 作者 Dozy | 26th Ju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

我認為,日日清這個方案最好,但是雞販們好像並不接受。

Karl
[引用] | 作者 Karl | 25th Ju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