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3rd Sep 2007 | 精選時評 | (356 Reads)

平均分: 7.00 | 評分人數: 2

對於紮鐵工薪酬,建造業內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談判機制,勞資間的一切分歧,大可透過談判解決。而今次引發紮鐵工潮的癥結,其實源於一個「急」字。

雙方一言不合之下,資方過急地關上了談判之門,而勞方亦因急於表達訴求,採取了較激烈的罷工行動。工潮發展下來,又引來了政治勢力的介入,令事件變得愈來愈複雜,愈來愈難解決。

紮鐵工潮至今未已,周五勞資談判破裂後,昨日又有約五百名工人到政府總部請願。事件延續至今,已對有關各方造成了難以挽回的經濟損失,社會各界最希望見到的,是雙方重返談判桌,透過商討消弭爭端。

僅從經濟損失方面看,以五百名罷工工人及工潮前紮鐵散工的每日八百五十元工資計算,罷工二十七日,單是工人們的工資損失,便已達到一千一百多萬。千多萬的損失,對於「手停口停」的工人來說,早已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此外,因為罷工造成工程延誤,發展商、建築商、紮鐵商等很可能會因此遭受索償。其他參與後期工序的地盤工人收入,亦會受紮鐵工序延誤影響。再加上因遊行而造成的警力消耗、對市民造成的種種不便、及事件對香港形象的影響等。整個香港社會因是次紮鐵工潮而蒙受的損失,已經到了一個難以計算的嚴重地步。

對於紮鐵工薪酬,建造業內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談判機制,勞資間的一切分歧,大可透過談判解決。而今次引發紮鐵工潮的癥結,其實源於一個「急」字。

縱觀事件始末,紮鐵工人們的訴求,是在經濟好轉之際得到較大幅度的加薪;而資方的難處,則在於擔心加薪太快打亂原本預算的成本,導致部分紮鐵商經營困難。雙方一言不合之下,資方過急地關上了談判之門,而勞方亦因急於表達訴求,採取了較激烈的罷工行動。工潮發展下來,又引來了政治勢力的介入,令事件變得愈來愈複雜,愈來愈難解決。

其實在紮鐵工人與紮鐵商之間的,是一個利益共生的關係。以今次的工潮為例,工人拒絕復工,紮鐵商自然難以運營;但如果因過分抗爭導致紮鐵商倒閉,工人的飯碗也難免受到影響。作為唇齒相依的兩方,在你好我亦好,你亡我亦亡的前提下,還有什麼分歧,是沒可能談得攏的?

從樂觀的角度看,雙方在上周五進行的談判終究是好的一步:雖然會議最終破裂,但雙方在工資與工時上的分歧,實際上已有所拉近。接下來的,就要看雙方如何付出更大誠意,去進一步拉近兩者間的分歧。例如商會方面,是否可用更開放的態度,向工人解釋他們經營上遇到的困難?商會曾提出由下年九月起,將紮鐵散工的日薪加到工人要求的九百五十元。這個日期,是否可重新考慮?又例如工人方面,是否亦可在工資與工時上作些暫時的讓步?

慮及各界因工潮而蒙受的巨大經濟損失和對社會的負面影響,工人與紮鐵商們實在應該汲取教訓、戒急用忍,由街頭轉到談判桌上,以協商代替抗爭,努力找出恰當的妥協方案,先行復工,再就各自的期望作長期、冷靜的討論。

本文被有線電視《社評摘要》引用


[10] Re: Re: Re:
判仔 :

急?
是慢了
我做了一年的subcon判頭軟硬招式出齊點講都無用
上面D 人壓住哂D 錢
呢一行就係"你唔做, 大擺人等住做"
當中仲涉及黑社會
我真係唔明你點解咁有信心講"沒有談不攏的分歧"
你係咪有D 咩好既方法講出黎等小弟學下野

對於事件的細節、前因後果,小弟不是當事人,也不是所有都清楚。

小弟只知道,凡談判者,都應知道緩急進退之計。

目前形勢對雙方而言,應採「緩」策。

社會祈求和平,作為論者,我講出了大部人的心聲。

先生覺得事件會有可能解決不了嗎?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0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Re:
芸生 :
chuan :其實我不大明白商會與工人之間的關係。有些報導又說因為有層層剝削所以工人收不足錢,究竟是如何運作的?

扎鑼行業發放工資的流程大抵是這樣:
發展商(老闆)→建設商(大判)→承包商(二判)→扎鐵商(三判)→工人。
其中的每一判都會抽取利潤,但稱為「剝削」卻不一定正確,因為當中每一個程序的判頭,對工程都有貢獻。根據經濟學理論,是他們促成了工程的進行,他們賺取的是管理費用。
反過來看,如果他們沒有存在價值的話,在自由市場的香港,早就應該消失了。

急?

是慢了

我做了一年的subcon
判頭軟硬招式出齊
點講都無用

上面D 人壓住哂D 錢

呢一行就係"你唔做, 大擺人等住做"

當中仲涉及黑社會

我真係唔明你點解咁有信心講
"沒有談不攏的分歧"

你係咪有D 咩好既方法
講出黎
等小弟學下野


[引用] | 作者 判仔 | 5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TK :
好像變成理念之爭工人的算盤可能是...若果拖慢來做大判就會搏傳媒社會唔記得側側膊無左件事
所以佢地先至要又高調又急
你知香港人的記憶跟金魚差不多,轉頭就唔記得之前發生咩事

看來遂漸被你說中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怕什麼
鉛鉛 :
皮膚都擦破!凡事都有其前因後果,一時的不遂心願,是因果..還有心中的烈火 ── 正視因果,心境平靜地處理問題,才是成熟的睿智...不要計較怎結果~

人人都看得那麼透的話,地球就不會打仗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chuan :
其實我不大明白商會與工人之間的關係。有些報導又說因為有層層剝削所以工人收不足錢,究竟是如何運作的?

扎鑼行業發放工資的流程大抵是這樣:

發展商(老闆)→建設商(大判)→承包商(二判)→扎鐵商(三判)→工人。

其中的每一判都會抽取利潤,但稱為「剝削」卻不一定正確,因為當中每一個程序的判頭,對工程都有貢獻。根據經濟學理論,是他們促成了工程的進行,他們賺取的是管理費用。

反過來看,如果他們沒有存在價值的話,在自由市場的香港,早就應該消失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好像變成理念之爭
工人的算盤可能是...若果拖慢來做
大判就會搏傳媒社會唔記得
側側膊無左件事

所以佢地先至要又高調又急

你知香港人的記憶跟金魚差不多,轉頭就唔記得之前發生咩事


[引用] | 作者 TK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怕什麼

皮膚都擦破!凡事都有其前因後果,一時的不遂心願,是因果..還有心中的烈火 ── 正視因果,心境平靜地處理問題,才是成熟的睿智...不要計較怎結果~


[引用] | 作者 鉛鉛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其實我不大明白商會與工人之間的關係。有些報導又說因為有層層剝削所以工人收不足錢,究竟是如何運作的?


[引用] | 作者 chuan | 4th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乙人
乙人 :
[建造業內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談判機制]??確實如此嗎??如果有效, 為何又有今天的罷工??

乙人兄,且看拙文中的一段:

「資方過急地關上了談判之門,而勞方亦因急於表達訴求,採取了較激烈的罷工行動。」

其中的「急」字,就是談判破裂的主因。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改變談判機制的可能性(事實上,小弟也覺得此機制有不少斃端),但根據以往經驗,此也確為「一套行之有效的談判機制」,故此應先回到機制內,再考慮是否改變機制。


[引用] | 作者 芸生 | 3rd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建造業內本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談判機制]??
確實如此嗎??如果有效, 為何又有今天的罷工??


[引用] | 作者 乙人 | 3rd Sep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