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4th Oct 2007 | 普通時評 | (354 Reads)

智經研究中心昨日發表政策建議文件,建議政府將「創意都會」視為優先處理的議題,並就此提出多項具體措施。然而觀乎本港近年來發展創意產業的現實狀況,我們認為香港發展創意都會的根本障礙,在於社會對待創意的心態。

智經研究中心昨日發表政策建議文件,建議政府將「創意都會」視為優先處理的議題,並就此提出多項具體措施。然而觀乎本港近年來發展創意產業的現實狀況,我們認為香港發展創意都會的根本障礙,在於社會對待創意的心態。

持平而論,近年特區政府對於發展創意產業亦已作出了相當的努力,例如拓展西九文娛藝術區、設立電影發展局等,特首曾蔭權在其競選連任的政綱中,亦不忘提出支援電影、設計、數碼等創意產業的發展。此等資金與措施之所以成效未彰,其中一個主因,就是港人重視商業實利的傳統觀念,使得政府與社會各界在決策發展的過程中,從心態上不願將創意作為首要的考慮。

香港要做創意都會,便要設法摒棄上述過於「實際」的心態,認同創意的潛在回報與發展前景。而改變上述心態的第一步,當從教育做起。

既是推動創意的教育,其過程亦應該創意一點。首先是提供教育者,不應止於傳統的教育機構。家長、政府、志願團體等,都應該以不同方式擔起創意教育的責任,鼓勵年輕人打破框框,多作創新思考。其二是創意教學的媒介,不應止於傳統的書本知識,課堂內外的研習活動、家長的言行身教、報章雜誌、電子媒體、流行音樂、互聯網等,皆可成為創意教育的教材。

再看教育的對象,亦不應止於孩子,而應該包括各年齡、各階層的市民。此外,面向工商界的創意教育也很重要。創新意念想要茁壯成長,不能單靠政府與非牟利團體的扶持,還要透過不斷的推廣與教育,令商人們都認識到創意是一門有利可圖的生意,機構內的職員們也都勇於提出創新的建議。如此,方可避免因商業發展而窒礙創意。

廣義的創意,且不應限於傳統觀念中的電影、設計等行業,創意可以跨行業,甚至滲入各行各業。例如發展商在推銷樓宇時「扮鬼扮馬」,又如外國有醫療機構為病人提供網上診症服務等,皆可見創意參與其中。發展創意都會,必須接受廣義的創意,將其融入社會的各方各面,全天候地培育創意的氣氛。

《孫子兵法》提出作戰前必須具備的五大條件,「道、天、地、將、法」,謀戰如斯,經濟體系間的競爭亦是同樣的道理。香港背靠內地、面向國際,地理優勢自不待言;在廿一世紀知識經濟的大勢中,發展創意都會亦具天時;再透過宣傳教育,營造出整個社會的創新意識、創意文化的話,便有了成就創意都會之道;成為創意的沃土後,本土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創意「將才」,自也不乏;再加上法例的配合,具備五大優勢的香港,當可在廿一世紀創意都會的競爭中獨當一面。


[4] Re:
Gary :
對於學生,除了既定事實如年份之類外,考試答題主張創見也是重要的一環。

可惜這要考驗教師的能耐。


[引用] | 作者 芸生 | 6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TK :
創意有如白松露,無法人工培育很微細的氣候轉變也會影響它的生長
白松露在於它的質素(香氣),並不是越大棵就越好
學校無法培育創意,因為教師活在一個又一個的「基準」裡,創意就是基準以外的東西
香港人學英語,為了學文法、學生字,為的是一種商業技能,花一個學期探討「大亨小傳」的文學意象,無法知道學生的技能基準,跟香港民情完全不符
香港人一生沒有基準就會不安,因為社會流動性低,出路窄,不行主路就只有死路
創意是突破規條,當社會主流意識還是停留在道德塔利班年代,大家一面罵盲光社,一面八卦某藝人當街小便然後「啋」,這種道德氣候容不下創意,不妨看看邵氏的電影吧!當年有女同性戀武俠刺客片,有浴血盤腸大戰,現在的社會、觀眾和道德壓力團體全都容不下
創意更不講求效率,與香港的主旋律--唔駛急,但要快,完全相反
香港的電影、音樂、漫畫及設計全採用工廠式高速生產,並非不講創意,但只能講求短期可生產的意念
以酒為喻的話,香港只能每年出產新酒,陳年佳釀是作不來的,就算有,也沒有人懂欣賞
小弟認為,搞創意和法治是一樣的,必須用力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
例如電影、建築、時裝及廣告這類discipline,一來市民可迅速掌握這些概念,跟實質利潤掛勾,二來集中資源專攻某幾個範疇,較快有成效。第三文化創意界累積了數十年的resentments,要花很大氣力才能討好,與其個個都吃力不討好,不如配合自身人文地利條件,專寵某幾位最快賺到錢的,做個真小人

tk兄的觀點事實上與小弟相近。

創意是一種虛的東西,難以人為。

正因為此,我們只得為其提供合適生長的土壞。

搞實業是方法,打破教育規條也是方法。

從使白松露無法人工培殖,我們也總得為其提供適合成長的生態吧?


[引用] | 作者 芸生 | 6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對於學生,除了既定事實如年份之類外,考試答題主張創見也是重要的一環。


[引用] | 作者 Gary | 5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創意有如白松露,無法人工培育
很微細的氣候轉變也會影響它的生長

白松露在於它的質素(香氣),並不是越大棵就越好

學校無法培育創意,因為教師活在一個又一個的「基準」裡,創意就是基準以外的東西

香港人學英語,為了學文法、學生字,為的是一種商業技能,花一個學期探討「大亨小傳」的文學意象,無法知道學生的技能基準,跟香港民情完全不符

香港人一生沒有基準就會不安,因為社會流動性低,出路窄,不行主路就只有死路

創意是突破規條,當社會主流意識還是停留在道德塔利班年代,大家一面罵盲光社,一面八卦某藝人當街小便然後「啋」,這種道德氣候容不下創意,不妨看看邵氏的電影吧!當年有女同性戀武俠刺客片,有浴血盤腸大戰,現在的社會、觀眾和道德壓力團體全都容不下

創意更不講求效率,與香港的主旋律--唔駛急,但要快,完全相反

香港的電影、音樂、漫畫及設計全採用工廠式高速生產,並非不講創意,但只能講求短期可生產的意念

以酒為喻的話,香港只能每年出產新酒,陳年佳釀是作不來的,就算有,也沒有人懂欣賞

小弟認為,搞創意和法治是一樣的,必須用力在大家看得到的地方

例如電影、建築、時裝及廣告這類discipline,一來市民可迅速掌握這些概念,跟實質利潤掛勾,二來集中資源專攻某幾個範疇,較快有成效。第三文化創意界累積了數十年的resentments,要花很大氣力才能討好,與其個個都吃力不討好,不如配合自身人文地利條件,專寵某幾位最快賺到錢的,做個真小人


[引用] | 作者 TK | 5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