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6th Oct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913 Reads)

島和大陸,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相對汪洋而言,世上所有的「大陸」,其實都只是個島而已。只不過離開了較大的島,到了較小的島上時,回顧彼岸的龐然巨物,才使對方成為了大陸。

島和大陸
──
澳門歷史古城區剪影

《世界博覽》2005 8月號


       島和大陸,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相對汪洋而言,世上所有的「大陸」,其實都只是個島而已。只不過離開了較大的島,到了較小的島上時,回顧彼岸的龐然巨物,才使對方成為了大陸。

       香港和澳門都是較小的島,都曾屬於大陸,都曾在歷史的洪流中那麼轟轟烈烈地分裂過出去。所以在港人澳人的心目中,大陸的概念顯得尤為深沉,那麼一個曾經屬於過卻又久違得無法辨別的所在。

        我,一個香港人。幼小時從福建來港,福建便成了大陸。從香港到更小的島上去時,香港卻又成了斯刻的大陸。彷彿終此一生,都是在島與島之間飄零似的。

       因既有的歷史觀念所使然,大陸人總喜歡「港澳港澳」地將香港和澳門混為一談。其實,香港和澳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經過百年的殖民統治,香港早已發展為金里廈林的商業重地。而澳門,卻是執著地保留了一份小島的純樸。傳統的小鎮生活,中世紀傳入的基督宗教文明,都奇跡地在賭場和夜總會的紙醉金迷間存活了下來。所以,才使她獨擁有了一個座落於賭場毗鄰的,卻同時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歷史古城區。

        香港人喜歡將去澳門這一行為稱為「過大海」,聽起來給人一種漂洋過海的感覺,裝遠。(又可能因為過澳門一般都賭錢,一入賭門深似海‧‧‧‧哇塞) 習慣「逃走」的香港人,當年由北而南地「過大海」來,早跟大海扯上了不可言喻的聯繫。這次因澳門申遺成功而「過大海」的我坐在穿梭港澳的噴射船上,感覺又再漂泊,漂離了較大的島,逃往小島的謐靜。回望中環碼頭的一刻,可以想像,早年旅港的先人們,也曾同樣地回望過大沽口或吳淞口的海港。

        港澳交通異常發達,「過大海」也不過花一小時左右而已,從碼頭上岸後,我隨手截了一輛的士,逕奔這回文化遺產的腹地新馬路(全稱亞美打利庇廬大馬路)。

        澳門特區分作三個區域,分別是澳門島、氹仔和路環。加起來才不過28.6平方公里的三個小島,在珠江口上鬥小、鬥精緻。這回被列入世界遺產的古建築,都在澳門島上。逛古城區,只需在本島上呆上半天。莫怪乎愈來愈多的香港公民,每逢周末都喜歡成群結隊地「過大海」去,逛逛大馬路,吃吃葡國菜,買買特色的肉乾蛋卷。

        從亞美打利庇廬大馬路下了車,沿龍嵩街往西南漫步。是匯集了十七到十九世紀澳葡文化殘影的崗頂前地。

        受殖民地文化的影響,港澳兩地有些內地人看不懂的詞彙。像香港人管公交車叫「巴士」(Bus),管小賣店叫「士多」(Store),管膠卷叫「菲林」(Film)等。澳門人也有不少受殖民時期影響的詞彙,其他地區的人聽起來,老覺得別弩(包括香港人)。像古城區的聖老愣佐教堂、聖奧斯定教堂等,葡語和粵語的影響各在其間。又像我終究也弄不懂,建築物前的那塊地皮,為甚麼我們都叫「廣場」,澳門人偏叫「前地」。或許因為澳門實在太小了,連帶著她建築物前的那塊地皮,也小得和「廣場」的「廣」字不相般配,所以便只能截取其意,叫前地吧。(而事實上,澳門街上前地的面積,也的確不能和大陸各大省市的廣場同日而語)

        岡頂前地小得可憐,卻承載了太多的人文景緻。從龍嵩街溯道而上,可以看見聖約瑟修院、崗頂劇院和何東圖書館組成的一個三角形。三角形中間的那塊空地,就是崗頂前地。前地的三座古建築中,聖約瑟修院建得最早(1728),兩百多年的辦學歷史,培養了無數信徒,也見證了西方宗教文明的東漸。深黃的主色,柔和的光線,教人聯想起神治時期的歐陸大地,穿著暗黑色教袍的教士們手持白色蠟燭,虔敬地向著禮堂上的聖母膜拜。

       毗鄰的何東圖書館大樓,建築外貌饒具南洋風味,建築內部卻洋溢了古色古香的中國情調。儒文儒雅的褐色原木,簡潔的中式几椅帶著明朝風範(儘管它建於清朝光緒年間),一樓門懸篆書「何東藏書樓」的牌匾,可見澳門這個位處大陸邊陲的島嶼,顯然不大受到滿清外族文化的影響。

       從明末清初截而斷層的中華文化,加上外來的西方文化,使上述兩座建築物一如澳門文化其本身一般,詭異地屹立於崗頂前地之上。而前地上以細石砌成雙重花卉的圖案,卻奇跡地將四周的風景在遊人的眼中溶解、攪拌、揉和,使附近的建築物混然而為前地的一體。

        踏進崗頂劇院,截然不同的是那份雄偉莊重的古希臘格調,純白和鮮紅的配搭,橢圓形的內籠,坐在那兒,會使人聯想到臺上正上演《美狄亞的復仇》,而旁邊的木門隨時會打開,走出個鐘樓駝俠或歌劇院魅影的角色來高呼驚叫,歌聲響徹全場,縈繞了一百四十五年,傳到今天遊人的耳中,凄切斷腸。

        新馬路一帶是澳門的中心地帶,相對香港的核心段中環而言,新馬路一帶總教港人覺得不可思議(對某種港人而言),覺得羞愧(對另一種港人而言)。在中環,你只看見滿街鋼筋玻璃的建築物間,有無數的西服領帶徐步疾行。在新馬路一帶,你會不由自己地放慢腳步,讓你的知覺充分擴張,來感受沿路而來的氣味、溫度、光度和濕度。大馬路名不符實,因為那裡最大的一條「馬路」,也不及長安街的三份之一。雖然是澳門的商業重地,雖然也進駐了國際化的時裝連鎖店、娛樂場所和食肆,但穿插其間的,卻是一條條以碎石鋪成的婉延小徑。踏在色調諧和的小路上,以腳底輕觸石塊的質感,和北京、上海、香港的水泥平地皆有不同。

        順著東方斜巷往回走,經過聖奧斯定教堂,不消多時就能到達民政總署大樓。大樓對面的廣場,就是議事亭前地。前地的中心有一個噴水池(澳門人索性將此地叫「噴水池」),四周以歐式路燈圍繞起來,地面黑白相間的波浪,推動其上的不是海潮,是人潮。前地附近古跡林立,三街會館、仁慈堂大樓、盧家大屋、主教教堂‧‧‧‧‧‧在那裡你可能會看見這麼一種奇怪的景象:從外面看明明是三層高的建築物,走到裡面了,卻只有兩層,或竟有四層。因為澳門政府為了翻新這些古建築,重建了它們的內部,保留了外殼,於是便有了這些「表裡不一」的特色建築。

        從議事亭前地往北行,是聖母玫瑰堂。去聖母玫瑰堂,看的主要不是教堂,而是附屬於教堂的「聖物寶庫」。聖母玫瑰堂座落於澳門最繁盛的路段。很難想像在佐丹奴和肯德基的對開,澳門新聞局的隔壁,竟然座落了這樣一座巴洛克式的建築,從側面反映了天主教在華發展的歷史。聖物寶庫建成迄今已有四百多年,裡面收藏了三百多件天主教的禮器。天主教的發展,在這個小小的華人社區裡,發達得難以想像。走到澳門街上,教堂的蹤影隨處可見。每年彌撒日,數以百計的信徒都會聚到玫瑰堂來,抬起堂裡的聖母塑像,擁著配備各種聖器的修士們,浩浩蕩蕩地走到域內的大街小巷,招搖過市。其情其景,叫人不禁想起香港長洲島上的太平清蘸。

        聖母玫瑰堂又叫「板樟堂」,因為早期的玫瑰堂,就是用木材建造起來的,支木為架,結板為樟,所以便叫「板樟堂」。時至今日,教堂的內部仍然保持了早年的木板結構。聖物寶庫共有三層,走在上層的地上,「觸步驚心」──寶庫的面積寬闊,地板卻薄得要命。每一步踏前,都令腳下的地板造成規律的震動,使你有種隨時要塌下去的感覺。玫瑰堂具巴洛克建築風格,在意大利文中,「巴洛克」有怪異、醜陋的意思。我走在「醜陋」的殿堂之中,感受到的,卻是美的震撼(除了一步一驚心的震撼之外),因收藏在內的,都是精美奪目的藝術珍品。從教士袍到聖杯到儀仗到古本聖經,無不溶鋳了知慧和工藝。我對展櫃中的聖杯行注目禮,想像當年剃光髮頂的傳教士一個個地來到澳門,兩袖清風地上岸,穿著今日櫥櫃中的僧袍,舉起閃爍銀光的聖杯,吸引信眾。

 

      從玫瑰堂出來,循遊人潮漂流,潮向會自然而然地將你帶到大三巴去。



       人類自古便喜愛追尋那麼一種缺陷的美,像希臘雕像的殘肢斷腿般,大三巴同樣以一種缺撼之美震撼環宇。大三巴的前身為聖保祿教堂,因為先後經歷了三次大火,使教堂只剩下前壁和石階。又因為只剩前壁的教堂像極了中國傳統的牌坊,而使它有了「大三巴牌坊」的名號。也正因此,才使它在澳門芸芸眾教堂中顯得與別不同,成了澳門的地標。每天吸引了絡繹不絕的遊人,四方八面朝聖般地趕來謁拜這塊「聖地」。

        爬上大三巴的石階是需要勇氣和力氣的,自詡勇字當頭的我當下卻缺了點力氣。古城區雖然不大,但內容豐富,各類商店之外,還有很多販賣豬肉乾、杏仁餅的「手信店」(香港人出外都要買「手信」,回來後對廣大的親朋戚友「手付為信」),不斷招徠游人入內試食。滿街地吃過來,享福的是口舌,受罪的是雙腿。我在大三巴前地的銅像旁坐了下來,那銅像的題目古味盎然的,叫「牛郎織女」。但在我的認知世界裡,卻從來都沒見過這麼一個挺鼻鬈髮的「牛郎」,在可以想像的東洋和西洋之地,都不似會出現。惟獨是澳門,卻有權產出這樣一款中西合璧的藝術,獨叫人在牛郎織女之前,聯想起王爾德的《夜鶯與玫瑰》。我們大可以想像在若干年前,耶穌會士為了吸引華人信徒,在此上演了一場由西人主演的《牛郎織女》。來自南歐的藝術家看了表演後有感而發,便憑著自己的審美觀創作了這尊塑像。至於始作俑者姓甚名誰,如今卻竟無從稽考。

       爬大三巴自要謀殺人大量的膠卷和力氣,我顧盼四周的人群,每向上攀一段,都有不少駐足拍照的遊人。大抵是爬得累了,就找個借口讓自己停下來,歇一下吧。愈近牌坊,愈教人發現大三巴的偉大,爬完了石階,你已只能仰視牌坊的頂部,在浮雲間層層地掠過。牌坊底下有成群東來西往的鴿子,穿插於仰目注看的遊人之間。

        大三巴附近不遠處是大砲台,大砲台原名「聖保祿大砲台」或「大三巴砲台」,建於澳門古城牆上,台上散散落落地種了些花草樹木,更多的是被年月腐蝕過的磚塊,堆積成廣場的地面及牆壁。灰黑的磚塊飽歷滄桑,紛紛從隙縫之間爬出了密密麻麻的青苔。只有那幾尊歷久常新的鐵砲彌堅於南中國海的方向,始終未忘使命──我們絕不難想像,在17世紀初期,澳門政府僅僅憑著這幾尊鐵砲,便已將入侵的荷蘭艦隊打得落荒而逃。

        時移世易,隨著祖國的不斷壯大,當日風雨飄搖的小島今已安如磐石。大砲台上的巍武鐵砲,恐怕自此也沒有開火的機會了(量誰敢欺俺大中華的特區),但大砲台居高臨下的險要地勢,卻為遊人的相機提供了一個「開火」的要塞。從台上眺望,西可見大三巴的威武,東可窺南灣區的市鎮建築。放眼北面,珠海灣仔的景色盡入眼簾。遊人到了大砲台上,少不免要四面八方地留下倩影。

        從大三巴坐了十分鐘左右的的士,我來到了媽閣廟。媽閣廟是澳門史上可考最早建成的寺廟建築,其名稱還和澳門的英文譯名大有淵源。像是說早年葡國人從媽閣廟前地的海岬登陸,到處指手劃腳地問當地人此為何地。當地人沖口而出的「媽閣」二字,後來便成為了葡文的Macau和英文的Macao。時至今日,香港人仍習慣將澳門稱作「馬交」,亦源溯於此。

        我懷疑澳門人有一種宗教狂熱,不但狂熱,澳門人且對中西宗教持一種來者者不拒的態度。也正因如此,才使她的大三巴後有哪吒廟,聖母堂前有關帝閣。早年的澳門人,管聖母玫瑰堂叫「板樟廟」。澳門人甚至將聖母和媽祖混為一談,每年農曆三月十九、二十日的「聖母」出巡日,人們都會抬起媽祖像來,滿街巡遊去也。內地人及香港人或許會對澳門這種「華夷不分」的宗教信仰感到匪夷所思,但閞帝廟(三街會館)前的一副對聯,可以告訴你一切:「榮居康樂境,寧享太平年」。居康享寧,簡單得很,是中國人恒古以來的一個宿願。身處孤島的飄搖之間,人,才更益感到孤苦無助,是大陸人,甚至連香港人也無法理解的一種感受。

       媽閣廟是澳門最著名的寺廟,但絕不可和香港最著名的寶蓮寺混為一談。寶蓮寺不食人間煙火,天后廟則只食人間煙火。寶蓮寺位處大嶼山上,於嘈雜的香江島上獨享安寧,拾級而上,是來自蓬州瀛海的薄霧,更添神秘。媽閣廟位處澳門港務局和海事博物館之間的煩囂之地,人聲鼎沸,拾級而上,更是沸騰中的沸騰。我沿石級而攀,攀上天后殿堂,殿內有廟祝,正忙著售賣香油。遊人浩浩蕩蕩地上落,拍照焚香,鼎盛之勢,使人不禁質疑這位娘娘又如何能不食人間煙火?媽閣廟是開放式的,沿山面海的一個個廟堂,錯落有致地分佈,殿與殿間以石級相連。但香火的熒繞卻整整地將其化為一個總體。遠處看去,只見一大團由濃霧包裹的飛檐古木。臨走時,從媽閣廟前地回望寺廟,我看見廟中那一團煙火正裊裊上揚,似要逼向天際,向上天訴說小島上紅塵的怨恨和哀求。

        安坐在回港的客輪上,四肢稍感疲倦,打開手中的《澳門日報》,粗糙紙張上的「字海」和我所認識的報章大有不同,(香港近年的報章都以全彩印刷,快餐式的閱讀習慣,使大部份的新聞稿都配上相關的圖片,滿紙的「字海」,早已放到博物館去了)不知不覺間,報章的油墨氣味和柔軟質感已經掩到臉上。閉目小休,窄現眼前的是媽閣廟的鮮紅,玫瑰堂的淡黃,和砲台上的翠綠扭作一團,盤旋於腦際揮之不去。

誠邀閱讀相關作品:橋男橋女


[10] Re:
Gary :
經在下仔細察看,並未發現"牛郎織女",只有如前述的中葡友誼銅像,一為"男女",另一為"女與狗",但兩座銅像上及周圍均無刻著任何文字。相信你提的是下引網址中的第一幅。
http://big5.china.com.cn/chinese/zhuanti/amhg5/718972.htm

如此,此文便要重新酙酌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1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Re: 芸生
Gary :
客氣。我也想去看看有否走漏眼,刻的又是甚麼來著。結集付梓時,記得通知我來,要買本珍藏。

定必送贈一本,怎敢要老師掏錢?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1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經在下仔細察看,並未發現"牛郎織女",只有如前述的中葡友誼銅像,一為"男女",另一為"女與狗",但兩座銅像上及周圍均無刻著任何文字。相信你提的是下引網址中的第一幅。

http://big5.china.com.cn/chinese/zhuanti/amhg5/718972.htm


[引用] | 作者 Gary | 11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芸生

客氣。我也想去看看有否走漏眼,刻的又是甚麼來著。結集付梓時,記得通知我來,要買本珍藏。


[引用] | 作者 Gary | 9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jeffrey :
Gary老師實在是個很嚴謹的人.本人學到許多習以為常的知識.
交流交流啫,你對醫學的認真,也令小弟敬配。


[引用] | 作者 Gary | 9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Gary老師實在是個很嚴謹的人.本人學到許多習以為常的知識.


[引用] | 作者 jeffrey | 9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Gary :
很有味道的文章,把澳門的小島風情描繪得有形有聲。
下面就資料方面提出幾點.....
以上資料希望合用。

此文屬當年雜誌社臨時要的一篇旅遊稿,知道看的主要是一些中學生,大不會真的跑澳門去(有人按文索驥的話就真的罪過了)。事實上,那一趟我根本就沒去過澳門,只是憑年前遊澳的記憶勿忙寫就。

十分感謝gary老師的資料,很有用,文中大部分已作更正,除了以下兩者:

8.我在大三巴前地的銅像...叫「牛郎織女」(這個無印象,只知有幾個中葡友誼銅像,其中一個有人稱為"狗男女"。)

記憶所及,銅像前是刻著「牛郎織女」的,gary老師下次經過的話,可以幫我看看嗎?

9.媽閣廟...沖口而出的「媽閣」二字,後來便成為了葡文的Macao和英文的Macau。(Macau在19世紀漸取代Macao成為澳門的葡文名,故此現在澳門的葡文名是Macau,英文名是Macao,另外關於澳門的Macao由來,一般用你所提的介紹,而按可考資料則以"阿媽港","媽港"較多學者認同)。

「媽港論」小弟也聽說過,因為是散文,所以這裡便不計較了。

再次感謝你的寶貴時間,此文將來結集成書的話,定於序中再次致謝。


[引用] | 作者 芸生 | 9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Re:
jeffrey :
芸生,很深刻和有深度的解說澳門歷史和文化.澳門人或來澳門遊的客人沒有幾個能如你這樣的理性和透徹的分析澳門,極力推介的好文章!

多謝jeffrey的讚賞,小弟會更加努力的!


[引用] | 作者 芸生 | 9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很有味道的文章,把澳門的小島風情描繪得有形有聲。

下面就資料方面提出幾點:

1.基督教(改為"基督宗教"較好。基督教是新教Protestantism的另一名稱,而英文Christianity一般譯作基督教,其實很易引起誤會,有學者指出用基督宗教為佳,因包括天主教、新教、東正教等崇拜基督的宗教)

2.澳門市內的公共交通以的士為主...(澳門市民多自駕車或坐巴士,趕時間才搭的士)

3."逕奔這回文化遺產的腹地─澳門大馬路"。(你是指俗稱新馬路的亞美打利庇廬大馬路?因澳門無"澳門大馬路",下文中打漏了"利"字)

4.澳門...才不過27平方公里的三個小島(估計你的文章寫於2005年,而按澳門統計暨普查局資料2006年底澳門陸地總面樍是28.6平方公里,此點可更新)

5.聖母玫瑰堂座落於...澳門電視台的隔壁(2005年時新聞局在其旁,澳門電視台一直在俾利喇街)

6.天主教的發展...澳門有二十多萬信徒,佔總人口的一半(澳門天主教徒不少,但與此數字有甚遠距離,估計占人口10%以下,市民信佛教和道教為主。)

7.大三巴...因為1595年和1601年的兩次大火,使教堂只剩下前壁和石階。(還有一次大火發生於1835年1月,所以前後歷經三次大火)

8.我在大三巴前地的銅像...叫「牛郎織女」(這個無印象,只知有幾個中葡友誼銅像,其中一個有人稱為"狗男女"。)

9.媽閣廟...沖口而出的「媽閣」二字,後來便成為了葡文的Macao和英文的Macau。(Macau在19世紀漸取代Macao成為澳門的葡文名,故此現在澳門的葡文名是Macau,英文名是Macao,另外關於澳門的Macao由來,一般用你所提的介紹,而按可考資料則以"阿媽港","媽港"較多學者認同)。

10.媽閣廟...位處澳門旅遊局對面的煩囂之地(媽閣廟對面是港務局,旅遊局辦公室設在宋玉生廣場的獲多利大廈,另在大三巴、議事亭前地等設有咨詢中心)

以上資料希望合用。


[引用] | 作者 Gary | 8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芸生,很深刻和有深度的解說澳門歷史和文化.澳門人或來澳門遊的客人沒有幾個能如你這樣的理性和透徹的分析澳門,極力推介的好文章!


[引用] | 作者 jeffrey | 8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