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20th Oct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701 Reads)

       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橋》中有這樣的一句:康橋的靈性全在一條河上;康河,我敢説是全世界最秀麗的一條水。

        如斯秀麗的河水,卻是可遇而不可求。我們豈能要求每所大學都像劍橋般幸運,來擁有這樣的一條河?




        但草地就不一樣了。金燿基的《劍橋語絲》說:
有劍橋學院的地方就有樹,就有草地。不單只劍橋,看牛津,看哈佛……每一所聳立於西方的殿堂級高校,都擁有一片片蔥翠的草地,來凝聚大學本身的靈性和氣質。一所缺了草地的大學,總讓人覺得缺了點人文氣息,沒靈魂似的。

        那麽,在東方呢?

        香港大學也有一片草地,可惜小了一點。誠懇點說,只能叫草皮。

        日前,我為港大通識教育主持了一個活動。因爲請來的嘉賓頂有分量(國父孫中山的孫女孫穗芳博士,隨連戰先生訪問大陸,順經香港,宣揚國父的三民主義),所以作出了特別安排,在荷花池的國父像旁設下論壇。爲了融洽氣氛,校方特別允許聽衆坐到荷花池前那幅平時不准踐踏的草地上。

        香港大學依山而建,初期只有一座歐式主樓,後來擴建起來,也只能向山上發展,山形陡峭,自是寸土難求。

        猶記得三年前進港大迎新營時,師兄師姐們曾告訴我一個個有關荷花池的,老掉牙的動人/駭人故事。曾經有一對戀人,因爲父母反對,雙雙跳進池中殉情;曾經有個女生和教授交惡,得不到好成績畢業,便憤然跳池自殺,每逢月黑風高之夜,魂魄就在池邊飲泣等
……第二天早上,我迫不及待地跑到荷花池前一看,卻是噗嗤!的一笑——那面積不盈百米的小池,能泡到膝蓋已是異常難得,跳湖的話,被笑死的率倒是挺大的。

        湖邊的草地也是小,不足兩百
米,斜度倒是超過了四十五度。通識教育主任千叮万囑,叫我呼籲聽衆坐到草地上去。但論壇開始後下了點小雨,又看看那斜得可憐的草皮,唉……叫我如何忍心叫親愛的同學們坐上去呢?

        好懷念北大的草地。

        北大的靜園草坪,才算是片真正的草地。軟綿綿的,足夠寬,足夠大,還種了些樹。旁邊聳著一幢幢燕京大學的古式建築,爬墻虎滿滿的爬在壁上。春日的午後,抱一兩本書,躺到草坪上去,太陽懶洋洋地灑下來,不知不覺便睡着了。晚上的靜園特別靜,最合北大的情侶們到草坪上情語綿綿,夜幕低垂,垂下來一個最激烈的KISS。冬天,到燕大古舍的中文系裏交過作業,出來的時候,會看見三五成群的青年男女,在鋪著厚厚積雪的草坪上互相追逐、摔倒、嬉笑。

        其實港大本來也有草坪的,在舊何東夫人紀念堂(女生宿舍,港大繼承了劍橋的傳統,把宿舍叫
)旁邊。記得當年看電影《玻璃之城》,黎明穿著利瑪竇堂(男生宿舍)的衛衣,喊著口號從草地旁跑過。正在草地上打球的舒淇迴眸一個甜蜜笑顔。綠草地,黃衛衣,金色的陽光……浪漫死了!可惜後來何東堂重建,佔用了較大的面積,草坪也就沒有了。

        沙灣徑上也有一大片草坪。但屬於港大田徑場的,還有一大部分是人造的,跟香港很多東西一樣,不能強做
草坪論。但沙灣運動場背山面海,景色倒是謐美。我喜歡一個人帶著啤酒,躺在草地上看海,寫過一首《醉沙灣》:

 

朗朗沙灣青草坪
濡濡殘葉不知晴
携樽恬臥無人處
秋雨停時酒不停



        看夕陽下燐光閃閃的港灣,遠處的渡輪上,盤旋著成群的鷗雁,美得不可勝收。

        香港中文大學倒真的有一片比較像樣的草地,挺大的,包納了整個未圓湖。未圓湖在中大崇基書院之内,
未圓寓意知識分子努力追求圓滿的人生,但這個圓滿,永遠可望而不可及,所以取名未圓湖,和崇基的校訓止於至善相合,也和北大校園内的未名湖南北相對。

        數月前,有幸到崇基書院參加中學老師的婚禮。行禮前,到未圓湖畔的草坪上漫步,看湖中的鴨子悠閒地游來游去,輕風襲來寒意,吹皺一池春水。但見曲橋上有母親抱著小孩,撕一片麵包扔到湖中,看水中的魚群互逐。

       而我,我像一面鏡子,悠悠地躺在地上,映照天空浮游而過的碧雲,比湖水還深。

《世界博覽》0506

誠邀閱讀相關作品:島和大陸


[12] Re: suzanne
suzanne : 猶記得中學時坐在崇基的草地上為含羞草散播種籽的情形。那時很想到中大升讀大學。

這個心願已經達成了,世界不是很美好嗎?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3rd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回憶

猶記得中學時坐在崇基的草地上為含羞草散播種籽的情形。那時很想到中大升讀大學。


[引用] | 作者 suzanne | 2nd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小兵
小兵 :
阿英如果在广州中大呆过一段时间的话我想也会喜欢中大的草地的

只可惜沒這個機了,還記得珠江邊的烤串。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9] Re: 文風
文風 :
看着芸生兄這篇文章,我的思緒又飄回大學的那個美好時光了~~

足見往事並不如煙。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chuan
chuan :
芸生別笑,我們已習慣香港的草皮無限珍貴,以前公園的草地是圍著的,內有告示牌:勿踏草地。
看,只可遠觀。

雖被圍住,卻也聊勝於無。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Gary
Gary :
在大學的草地午睡過幾次,草柔軟舒適,只是偶爾有蟲蟻侵襲,讓回憶中留下缺陷美。

哈哈,其實在草地上小休挺好,睡覺的話,真的難避蚊蟲侵襲。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維他
維他 :
最懷念的最美好的記憶也就是大學時光....那些人 那些事 那些景~歷歷在目

維他是一個重感情的人呢!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是草地

阿英如果在广州中大呆过一段时间的话我想也会喜欢中大的草地的


[引用] | 作者 小兵 | 24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看着芸生兄這篇文章,我的思緒又飄回大學的那個美好時光了~~

文風
[引用] | 作者 文風 | 23rd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芸生別笑,我們已習慣香港的草皮無限珍貴,以前公園的草地是圍著的,內有告示牌:勿踏草地。

看,只可遠觀。


[引用] | 作者 chuan | 23rd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在大學的草地午睡過幾次,草柔軟舒適,只是偶爾有蟲蟻侵襲,讓回憶中留下缺陷美。

Gary
[引用] | 作者 Gary | 22nd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大學時光

最懷念的最美好的記憶也就是大學時光....那些人 那些事 那些景~歷歷在目


[引用] | 作者 維他 | 20th Oct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