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24th Nov 2007 | 遊閒空間,隔周六出 | (684 Reads)

李安電影《色,戒》中謀劃刺殺日偽政府情報頭目的,是一伙嶺南大學話劇社的學生,因為戰時嶺大由廣州撤到香港,借用過港大校舍一段時間,使得戲中好幾幕取景於港大主樓,也就是現在文學院上課的地方。

           李安電影《色,戒》中謀劃刺殺日偽政府情報頭目的,是一伙嶺南大學話劇社的學生,因為戰時嶺大由廣州撤到香港,借用過港大校舍一段時間,使得戲中好幾幕取景於港大主樓,也就是現在文學院上課的地方。

         戲裡面,七十年前的主樓過道上突然冒出了頭尾書生味的鄺裕民,邀請王佳芝和賴秀金加入劇團。七十年後,二十一歲的我走進了張愛玲的著作,手執一本《現代漢語》,踏在樓內的磁磚走廊,尋找上課的教室。

         港大文學院以石料為基,木材為輔,仰視高大方正的粉紅色雕堡上,有插入藍天的塔樓和鐘樓,用以突出英式優雅,為了保養建築,每年都要花上很大的工夫防治蟲蟻,而偏偏是這種大城市裡少有的木材香味,才能與書卷味相互般配。

         春日清晨,撐惺忪的睡眼到屋裡聽課,或趁着課堂小休,走到鳥語啁啁的過道旁,喝一口提神的冰水。仰目之際,可看見陽光穿透水瓶,折出彩虹色調,柔柔地投在百年前的糙石柱上。

         到了午間,從咖啡室購一份三明治、一瓶綠茶,坐到主樓內庭,噴水池旁的長凳上。而後,從午後的陽光中,輕按下141室的黃銅把手,推開深褐色的木門,聽中文系的教授說「庭院深深深幾許?」

         文學院的學生男少女多,今時今日,雖然罕見《色,戒》裡挨挨蹭蹭的人潮,然而每到轉課時,卻總能看到一群群髮腳參差的倩影,從課室外的斗拱間穿插來去,或具時代感,或帶書院味。姿色無邊,教人如何戒之?

          晚飯過後,途經射燈中的文學院時,偶爾會聽到音樂系學生的演奏,也每能看到一些搞學會的學生們,男男女女地在那搬動桌椅。在這種情況下,男生難免要吃一點虧,擔起那些最重最累的活兒。

         個人覺得秋日黃昏裡的文學院最是迷人,看那淡紅淺啡的殖民建築,間雜着棕櫚葉的南國的沁人的噴水池旁,不知哪來一片枯黃的梧葉。

         還記得當日在小課室內聽廖明活老師說部派佛教《俱舍論》的「三世實有」:「過去和未來的東西現在雖然感覺不到,卻不代表它們現時不存在,過去、現在、未來都存於『現在』,你與事物的時間位置,決定於『作用』的發動。換句話說,就是你目前所坐的椅子、看見的門窗等,跟剎那前或剎那後的椅子、門窗等,都不是同一回事……

         聽到這裡,我整個人就彷彿回到那昔日黑白泛黃的文學院中,看到學院門前的棕櫚樹下,校友孫中山被學生們簇擁合影的一幕。

Picture

         主樓中部最大的一個屋是陸祐堂,也就是《色,戒》裡慷慨吶喊「中國不能亡」的劇院,每年開學日,必有一列列學子,穿着綠色的學士袍魚貫而入(港大承牛劍傳統,未畢業的學生穿綠袍,且不戴帽)。到了乍暖還寒,杜鵑花開的考試時節,卻又成了學生們都不太想進的「刑場」。由此,學生們又將校內的杜鵑花稱作「騰雞花」(騰雞者,粵語,慌張失措的意思,平日於逸樂的學生們,一看那花就知考期將近,也就慌了)。當年抗戰時,陸祐堂的屋頂曾被日軍炸彈整個掀了起來。

          看到戲中戲的終結,劇團的學生們到石板街上吃夜宵,舉杯高慶的一幕,又不禁令我想起在港大搞辯論隊的歲月,大家開完會,準備好第二天的辯詞後,就是沿那麼一條石板山徑,咯吱咯吱地走到山下吃夜宵去。

          至於《色,戒》的原著者張愛玲,更是中文系貨真價實的師姐。一九三九年入讀港大文學院的張愛玲,經歷了二戰硝煙中的港大。記得小時讀到她的代表作《傾城之戀》,即以港大附近的半山區為背景,以至她在回憶「香港之戰」的《爐餘錄》中,也提到「一個炸彈掉在我們宿舍的隔壁」、「聽見機關槍『忒啦啦拍拍』像荷葉上的雨」、及「休戰後我們在『大學堂臨時醫院』做看護」的經歷。 

        而在那戲中,那輛學生們嬉戲調侃的電車,卻與今日行走港島的電車大致相同。看到王佳芝在車上點燃她的第一根香煙,竟讓我聯想到當年在電車路旁的老店森記吃糖水時,用湯匙舀起桑寄生茶中附加的一隻雞蛋的一刻,那滿碗中熱騰騰的雲煙,卻與想像中王佳芝手中的煙霧如出一轍。

 

零七年十一月第三次修改,原載於《世界博覽》

加一幅圖:林芸生當年住過的宿舍「大學堂」

再加一段短片:王佳芝唱天涯歌女,是《色,戒》中林芸生最喜歡的一段。

喜歡看的話,向你推介我的另一篇散文:

天鵝堡內的李後主


[20] Re: 米奇
米奇 :
林芸生 : 米奇 :你住過大學堂?我也住過兩年.Main Building係靚,可惜後面一大堆現代化建築物,而且愈起愈密,望落有點古怪.小弟只住過一年,米奇兄住的是哪兩年啊?

91至92,92至93
好鬼多蚊,得人驚.

咁就要叫米奇師兄啦,小弟零二年入住a15,掌管後門要道,閒來搬張檯到露台打吓邊爐,飲吓酒、挨吓樹、睇吓月,再同班友仔擲吓壘球,係就係多d蟲蟻,都可以接受呀。


[引用] | 作者 芸生 | 3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9] Re: 林芸生
林芸生 : 米奇 :你住過大學堂?我也住過兩年.Main Building係靚,可惜後面一大堆現代化建築物,而且愈起愈密,望落有點古怪.小弟只住過一年,米奇兄住的是哪兩年啊?

91至92,92至93

好鬼多蚊,得人驚.

米奇
[引用] | 作者 米奇 | 3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8] Re: 米奇
米奇 :
你住過大學堂?我也住過兩年.
Main Building係靚,可惜後面一大堆現代化建築物,而且愈起愈密,望落有點古怪.

小弟只住過一年,米奇兄住的是哪兩年啊?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3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7]

你住過大學堂?我也住過兩年.

Main Building係靚,可惜後面一大堆現代化建築物,而且愈起愈密,望落有點古怪.

米奇
[引用] | 作者 米奇 | 28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 小兵
小兵 :
当年有幸在阿英带领下参观Mainbuilding现在想来十分怀念记得那时每次Dr Chan送给每一个地方的礼物都是这栋楼,也是十分典型了每次看电影电视看见港大看见这座楼都十分兴奋因为以前我经常梦想着有机会能到港大读书

那就想辦法來吧!相信夢想,隨時都可能成真。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1st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5]

当年有幸在阿英带领下参观Mainbuilding
现在想来十分怀念
记得那时每次Dr Chan送给每一个地方的礼物都是这栋楼,也是十分典型了
每次看电影电视看见港大看见这座楼都十分兴奋
因为以前我经常梦想着有机会能到港大读书


[引用] | 作者 小兵 | 2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xaiolily
xaiolily :
讀書時真的覺得大學生活沒有舍特別,直至出來工作,才真的有點懷愐大學生活。看色戒時重看Main building, 總覺它特別有書卷味,想想自己也曾在此處徘徊,靜靜地看書,又或是和同學談論古今,現在好像離我很遠了。

不遠,一小時內的車程而已。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3]

讀書時真的覺得大學生活沒有舍特別,直至出來工作,才真的有點懷愐大學生活。
看色戒時重看Main building, 總覺它特別有書卷味,想想自己也曾在此處徘徊,靜靜地看書,又或是和同學談論古今,現在好像離我很遠了。


[引用] | 作者 xaiolily | 10th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2] Re: 傲雪
傲雪 :
嗯... 可惜我不是港大畢業, 又沒有看過《色,戒》, 沒有共鳴. 不過, 卻多了一份嚮往. :)

凡是校園生活,應該都是美的,只是各有不同罷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st Dec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1]

嗯... 可惜我不是港大畢業, 又沒有看過《色,戒》, 沒有共鳴. 不過, 卻多了一份嚮往. :)

傲雪
[引用] | 作者 傲雪 | 30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 chuan
chuan :
芸生的大學生活點滴真令我羨慕~~~

其實過的時候沒甚麼特別,只是現時有距離感,所以愈看愈美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30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9]

芸生的大學生活點滴真令我羨慕~~~

chuan
[引用] | 作者 chuan | 29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 文風
文風 :
大學時期,真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

一點不假。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8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7]

大學時期,真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


[引用] | 作者 文風 | 27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Gary
Gary :
宿舍「大學堂」好靚啊!

宿舍走廊的木椅與吊燈,是由張愛玲《傾城之戀》中的清水灣大酒店移過來的,小弟第一眼看到,便被它的典雅氣質迷倒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6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5] Re: 維他
維他 :
又多了一些深入的了解了。。。

謝謝。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6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Chris
Chris :
港大主樓,73~76年我渡過了三年時間。讀Philosophy 和中文系,在頂樓兩個角,在主樓的位置像頭上兩個一左一右的髮髻。其間我曾是Philosophy Society的會長,所以長期在317室(我們的同學休息室)打躉。有空就落二樓英文系的Drama Laboratory,去瞄英文系的靚女,看排戲,有時又跑跑龍套參加演出。

原來Chris是我師兄!小弟主修中文、中哲。

文學院的女生至今仍是各有韻味,大學生活最值懷念。港大文學院散發的氣質,真的與眾不同。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6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3]

宿舍「大學堂」好靚啊!


[引用] | 作者 Gary | 25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2] 深入了解

又多了一些深入的了解了。。。

維他
[引用] | 作者 維他 | 25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

[1]

港大主樓,73~76年我渡過了三年時間。
讀Philosophy 和中文系,在頂樓兩個角,在主樓的位置像頭上兩個一左一右的髮髻。
其間我曾是Philosophy Society的會長,所以長期在317室(我們的同學休息室)打躉。
有空就落二樓英文系的Drama Laboratory,去瞄英文系的靚女,看排戲,有時又跑跑龍套參加演出。

Chris
[引用] | 作者 Chris | 25th Nov 2007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