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芸生 | 14th Jan 2008 | 普通時評 | (601 Reads)

民間電台頻起風波,前日有人以「公民抗命」為題,在法院禁制令下違法廣播;昨日又有政團表示會以「新人民電台」之名繼續廣播,高舉的同樣是「公民抗命」的旗幟。為正視聽,我們有必要對「公民抗命」的真正內涵作更深入的闡釋、了解,唯有理性剖析事件,才不致在愈喊愈響的口號中迷失方向。

圣雄甘地

圖:上世紀,聖雄甘地以和平手段帶領印度脫離英國統治,堪稱公民抗命的典範。

2008-01-12 

民間電台頻起風波,前日有人以「公民抗命」為題,在法院禁制令下違法廣播;昨日又有政團表示會以「新人民電台」之名繼續廣播,高舉的同樣是「公民抗命」的旗幟。為正視聽,我們有必要對「公民抗命」的真正內涵作更深入的闡釋、了解,唯有理性剖析事件,才不致在愈喊愈響的口號中迷失方向。

遵守法律本為公民義務,而所謂的公民抗命(CivilDisobedience),指的是當公民發現政府有某些不合理的法律或行政命令,而又無法以合法途徑作抗爭,推翻相關決策時所作出的最激烈行動。廣為人知的先例有印度聖雄甘地以公民抗命的手段帶領印度脫離英國統治;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學生們為了反對越戰,提倡黑人民權,採取了佔領學校等非法手段。這些公民抗命行動之所以得到市民的廣泛支持,除因其出發點正義外,還因其訴求在合法的範圍內實在無以達成。

綜觀公民抗命發生的歷史,其實與社會政治條件息息相關,事件多發生於獨裁政權治下,或是公民大眾對政府政策極度不滿時。而香港目前的政治架構,雖未達至全面普選,卻絕不可與「極權」二字相提並論。再看社會方面,也未見有大眾對政府極度不滿,即使各階層各有不同訴求,也不乏合法渠道向政府反映訴求。於此,我們便要提一個問題:當表達意見甚至推翻政府決策的合法途徑存在時,市民是否有須要採取公民抗命的激烈手段? 

 再看民間電台的「公民抗命」行動,聲稱是為了爭取「言論自由」。對此我們不禁要問:他們爭取的,到底是怎樣的言論自由?在香港,市民的言論自由早已得到法律保障,報章、電子及網絡媒體意見紛陳,各有不同立場,當中固有不少批評政府的意見,也有不少激進言論,卻從未聞有因而遭受打壓者。民間電台在未取得牌照的情況下堅持廣播,所爭取的「言論自由」實為違法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倘可無視法治,則誹謗、猥瑣之言亦可肆虐、漫延,這樣的香港,又是否市民所願見的? 

針對事件,有輿論批評電訊法例不合時宜,也有人認為政府籍此打壓反對言論。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實在難以立足,因電訊法例縱有不足,亦可循正當途徑修改,民間電台在取得牌照後,亦大可繼續批評政府。

 

既有合法途徑而不行,其目的復不正義。今次民間電台的行動到底是公民抗命,還是藐視法治?是追求社會社會理想,還是借公民抗命之名作政治炒作?到這裡,相信已不難作出判斷了。

而最令人感到憤慨的是,今次涉事者中還包括立法會議員。身為立法機構的成員,竟然知法犯法,無視法治,帶頭以激進手法處事。如此作風,恐怕只會禍延下一代,令年輕人對公民抗命作出錯誤理解,滋長違法之風。


[28] Re: karl
karl :
其實很簡單,是守法與不守法的問題。

不是這麼簡單,是可不可以不守法及何時可以不守法的問題。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3rd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7]

其實很簡單,是守法與不守法的問題。

karl
[引用] | 作者 karl | 22nd Feb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6] Re: 莊尼芬洛夫斯基
莊尼芬洛夫斯基 :
芸生先生﹕
為了更深入探討香港的違憲(及「違憲」)審查權﹐我整理了兩篇文章﹐請過目並提供寶貴意見﹐謝謝。

好,馬上就來。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4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5]

芸生先生﹕

為了更深入探討香港的違憲(及「違憲」)審查權﹐我整理了兩篇文章﹐請過目並提供寶貴意見﹐謝謝。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3r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4]

回所長﹕
容許我搭一搭訕。
個人認為﹐所謂電訊條例「違憲」(違反基本法)仍存在疑點的﹐相關論點已曾撰文列舉﹐不贅。
其次﹐民間電臺案還在審理當中﹐政府仍在上訴階段﹐高院是否駁回上訴也是未知之數。暫緩令是因此而頒佈的﹐即使政府不申請禁制令﹐民間電臺漠視暫緩令﹐也是違法行為。相關論點也曾撰文列舉﹐不贅。
其三﹐即使政府服從東院判決﹐打算修例﹐民間電臺也要在修例後再次進行向政府申請專利牌照﹐才算是合法廣播。因為政府修例(電訊條例第7條(1))後﹐電訊條例第8條﹑第20條和第23條(非法廣播罪)也隨即恢復法律效力﹐政府在修例期間也會申請暫緩令來填補法律真空﹐非法廣播的相關條例仍是有效的。
因此﹐所謂公民抗命根本不是政府是否服從判決﹐電訊條例是否「違憲」的問題﹐而是有人漠視暫緩令的問題。
其四﹐我認為廣管局是應該公佈當年提議政府否決民間電臺申請的報告書的﹐應明確指出當年民間電臺如何不符合廣管局的電臺技術標準指引。因為個人認為﹐現時廣管局的電臺技術標準指引是完善的﹐即使政府修訂電訊條例第7條(1)﹐也只不過是將廣管局的電臺執業指引變成法例﹐而政府只要這樣做﹐便沒有所謂的「違憲」問題。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23r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3] Re: 所長
所長 : 林芸生先生 : 明白晒你既立場,知道晒你既取向,香港市民係極權者夢寐以求既寶藏,睇黎唔係流。如果你覺得政府選擇性控告參與過民間電台廣播人仕,係公平公正,FINE。

我無話過政府公平公正,對此事,我亦無既定取向,所長想太多了。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2] Re: 所長
所長
不好意思,我來問些無關的事情,希望blog主不要介意。我想知道當年您和人民電臺究竟發生什么事情?

李若浮
[引用] | 作者 李若浮 | 2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1] Re: 林芸生

林芸生先生 :

明白晒你既立場,知道晒你既取向,香港市民係極權者夢寐以求既寶藏,睇黎唔係流。

如果你覺得政府選擇性控告參與過民間電台廣播人仕,係公平公正,FINE。


[引用] | 作者 所長 | 2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0] RE:楊匡兄

久聞楊匡兄大名,如雷貫耳。

今得楊兄錯臨小站,甚幸甚幸。

然小弟愚昧,「似煲呔論」有何不妥?請兄指教錯處。

「曝光率,知名度」之說,且當余小人忖之,然《電訊條例》倘違憲,可循正途改之,兄等拒從正路而蹈違法之徑。敢問楊兄,其中荼毒後輩之果,君可視之?

所謂「公民抗命」,固即死矣。願置生死於不顧者,請勿論陷獄、議席等小事,免致貽笑方家。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22nd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9] 也說抗命

見兄言,似煲呔論......各友忘《電訊條例》違憲乎?
此例正違人權也,本台向挑戰之,其間兩年,無引起廣泛討論,此為本台仝人未儘全力之故!
可笑向日幾許網上義士未能出手指點何為「公民抗命」,糾之匡之。
上世紀,開放公眾頻道運動在各國風起雲湧,終究目的非為兩三台牌照,本台仿效,只為運動,無意牌照,亦非個人榮辱,本台日前亦言,誠修此例之日,即便本台收咪之時!故從未口號滿網,曝光滿街。
昨政府狡詐,領禁令撐惡法,見其理屈矣,然抗之代價為六人(甚或以上)陷獄,更賠立會區會議席!(此論君可後證)
今卻有友提「......難得令他曝光率知名度急升」,本人無言。哀哉,香港!


[引用] | 作者 楊匡 | 21st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8] Re: 芸生

芸生先生:
我一向都有聽民間電台,曾建成給我的印象是身體力行的人,長毛也是,黃毓民也是,反而有些所謂法律學者網台專家,只是說什麼「寫文是一種公民抗命」的廢話,看不到他在社運作過些微貢獻。

民間電台這次暫停播放,是給政府一個機會及尊重,不像那個所謂法律學者,用翻炒「郭亞女」事件,翻炒「十乘按揭」事件,用心何在?如果你是那麼有正義感,何不為「十姑娘」討回公道?

公民抗命,正是不畏死,去爭取真理,不棒打黃毓民腳踢陳方安生為榮的!公報私仇為己任,明未王老師!


[引用] | 作者 所長 | 21st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7] Re: 芸生
芸生 :

反是民間電台的過氣人物因事件大收宣傳效應,知名度急升,才是事件中的最大贏家。

同意,官司暫勝,沒有了禁令,反而自行停工三個月,與政府互放一馬交換不追究違反禁令之意圖太明顯。This is politics.

岸仔
[引用] | 作者 岸仔 | 21st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6] re:岸兄

岸兄:

我不同意政府在事件中有優勢。從輿論看,政府現時四面受壓,進退不是。

反是民間電台的過氣人物因事件大收宣傳效應,知名度急升,才是事件中的最大贏家。

輸家是市民,被此鬧劇弄得暈頭轉向。

主流媒體各有立場,只要壓力不來自外部,言論仍是自由的。

支持你捍衛網上空間!


[引用] | 作者 芸生 | 21st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5] 輸打嬴要也是司法遊戲一部份

輸打嬴要也是司法遊戲一部份,所以在政府方面而言,反正律師多的是,玩司法遊戲一定玩盡,無金錢成本的顧忌。在民間而言,最重要是集中資源精力嬴取違憲官司的最終勝利,其餘皆次要。亦所以,我不認為冲擊臨時禁制令的做法高明。這只是英雄主義,節外生枝。當然,在選舉之年政客皆有 hidden agenda,特別勇敢是為公為私兩利之事,亦所以有選舉總會是好事。
ps.一點不同意,主流媒體很多顧忌,的確有打壓言論自由。我的不快經驗,打壓最大是來自自稱要爭取民主自由的人。網上是最自由的,有心人請共同努力。

岸仔
[引用] | 作者 岸仔 | 19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4] Re: 過內人
過內人 :
亂晒龍了…
若果咁都得,咁當民間電台以該頻道廣播,咁同時間又可唔可以有第二個民間電台又話用該條頻道廣播呢??
一個得就個個都得,然後唔用呢一個頻道就用第二個,個個都係咁,咁原本定了的頻譜就真係有譜變無譜。

這個也是現實限制之一。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9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3] Re: 莊尼芬洛夫斯基
莊尼芬洛夫斯基 :

芸生﹕
最近我也在網誌中談到民間電臺一案﹐當中主要探討違憲問題的法理推敲﹐個人認為這方面在報章中是較少探討的﹐所以嘗試談談這個問題。唯筆者並無受過專業的法律訓練﹐如有紕漏敬希原諒﹐並請知情者指正﹕
民間電臺案的違憲問題

看過了,並已留言,很用心的文章,請繼續努力!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9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2]

亂晒龍了…

若果咁都得,咁當民間電台以該頻道廣播,咁同時間又可唔可以有第二個民間電台又話用該條頻道廣播呢??

一個得就個個都得,然後唔用呢一個頻道就用第二個,個個都係咁,咁原本定了的頻譜就真係有譜變無譜。


[引用] | 作者 過內人 | 19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1]

芸生﹕

最近我也在網誌中談到民間電臺一案﹐當中主要探討違憲問題的法理推敲﹐個人認為這方面在報章中是較少探討的﹐所以嘗試談談這個問題。唯筆者並無受過專業的法律訓練﹐如有紕漏敬希原諒﹐並請知情者指正﹕

民間電臺案的違憲問題

莊尼芬洛夫斯基
[引用] | 作者 莊尼芬洛夫斯基 | 18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0] re:Element+司徒志誠

司徒兄所言非虛,在小弟心中,民間電台的動機也正是「宣傳」二字。

從宣傳角度看,條數當然計得掂。

只是由社會成本角度看的話,就真的是損民利已了。

林芸生
[引用] | 作者 林芸生 | 17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9]

你好﹐我是司徒志誠。
我想從泛民的政治宣傳策略角度看看問題﹐今次民間電臺搞「公民抗命」是高明的。
一﹐民間電臺的搞手主要是泛民過氣人物曾建成阿牛﹐民間電臺一案已吸引了傳媒聚焦﹐難得令他曝光率知名度急升﹔二﹐東區法院的判決等同為「電訊條例是惡法」的論點提供了法律基礎﹐間接為他們「公民抗命」提供了理據(雖然他們實際上抗拒的是高院禁制令﹐但市民未必清楚此差異)﹔三﹐既然「公民抗命」有了理據﹐阿牛即使因此而坐監﹐也穩佔了「電訊條例是惡法」的道德高地﹐成為泛民支持者心中的「烈士」﹐有利他鹹魚翻生﹔四﹐「公民抗命」當日又是113遊行前夕﹐需要透過所有宣傳手法進行政治動員。
雖然我在網誌中寫的文章﹐認為政府上訴和申請禁制令﹐符合政府一貫管治邏輯﹐我亦看不到政府自行主動修例的可能性。然而﹐泛民確實是成功打蛇隨棍上﹐贏了一場宣傳仗。

Element+司徒志誠
[引用] | 作者 Element+司徒志誠 | 17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8] re:凡夫俗子

凡夫俗子兄所言,正是大部分香港的心聲。有空請多來逛逛,指正指正。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7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7] Re: leona
leona :
看你這篇文章,想起明日我們刊登一篇Joe Chan (陳德廉)的文章,探討的也是民間電台與公民抗命Joe從經濟角度看此事,但與你的論點倒是不謀而合,很有意思

陳文我也看了,跟我一樣是外行(政治方面)。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7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6] Re: 長空無二
長空無二 :
在下一向對香港的激進分子搞所謂的公民抗命不以爲然,但對這次民間電臺違抗高院禁令事件,在下卻不禁認爲錯在政府.在下的網誌上有一篇以此為題的文章,請兄台指正.

大作已看過了,真的寫得很好。


[引用] | 作者 芸生 | 17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5] 鳳凰台前女主持 後悔沒陪睡

http://timnew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957740

Toyoho / Tim
[引用] | 作者 Toyoho / Tim | 15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4]


http://timnew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957740

這條新聞很有意思, 哈哈.

Toyoho / Tim
[引用] | 作者 Toyoho / Tim | 15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3]

說得好。既理性又客觀。既然廣播是需要領牌,本人看不到那些團體有什麼原因可以得到豁免。他們以為因為批評政府所以受到針對,無牌廣播要受法律制裁是不公的。既然如此,我又去開一個講飲講食的,你去開一個講生活享受的,A君講時裝服式的。理應那些無傷大雅的話題不用申請牌照罷。如果政府拘捕我們,我們也來個公民抗命,尋求立法會議員支持。現在有部分議員開始走火入魔,稍一不順他們,便煽動他人搞對抗。憑良心說,香港現在的生活情況已經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嗎。祖國的軍隊兵臨城下?既然不是,大家為什麼不好好為自己為香港努力,建立一個富強和諧的社會,繼續在國際上發揮其影響力呢?到有朝一日,一覺醒來,發覺自己落後於人,任你有所謂的民主,但生活無以為繼,又要向中央求救,那是顏面何存。


[引用] | 作者 凡夫俗子 | 15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2]

看你這篇文章,想起明日我們刊登一篇Joe Chan (陳德廉)的文章,探討的也是民間電台與公民抗命
Joe從經濟角度看此事,但與你的論點倒是不謀而合,很有意思


[引用] | 作者 leona | 14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

[1]

在下一向對香港的激進分子搞所謂的公民抗命不以爲然,但對這次民間電臺違抗高院禁令事件,在下卻不禁認爲錯在政府.在下的網誌上有一篇以此為題的文章,請兄台指正.

長空無二
[引用] | 作者 長空無二 | 14th Jan 2008 | [舉報垃圾留言]